janlay’s blog

悠悠人生路,翩翩少年情

寻找江南

每次听到看到“黄四郎”的名字,就条件反射地想起一句诗:黄四娘家花满溪,千朵万朵压枝低。还有一句“江南可采莲,莲叶何田田”、一句歌词“秦淮水暖烟波里”、《江畔独步寻花》一起构成了一个乡下少年对江南的初步印象,虽然后者不一定说的是江南。

那时候,头脑中YY的江南简直是人间仙境,去一趟江南似乎是个遥不可及的梦想。机缘巧合,22 岁时离开了家乡来到杭州工作,于是梦想照进现实,现实却并非梦想那样美好。

2003年,我观赏到了传说中的钱塘江大潮。在去海宁的路上,头脑中浮现的是小学课本中描述的壮观场面。而在回杭州的路上,我回味的却不是一线天,而是农庄旁、河道边、盛夏的垂柳和休憩的村民。“我打江南走过,那等在季节的容颜如莲花的开落”。

时光模糊了记忆,抹平了创伤。越走近江南,昔日朦胧的印象和梦想越发真实,越感距离。我开始意识到理想不过是各种现实的综合体。现实就是家、户口和莫名的距离。我寻找的不是江南,是归宿。

“念去去,千里烟波,暮霭沉沉楚天阔。”回家的意向日趋强烈,似乎家乡本来就很好呢。也许只是打江南走过,也许这里只是平淡人生的一座驿站。

人生总是充满了不期而遇,那个生命中的人终于出现。说起来只是因为她听说武汉很冷又很热,于是打消了回家的念头。于是,归宿的意义发生了变化。

原来,江南不在苏州,不在杭州,不在南京,它在人们的心里——它本来就在我心里。江南曾经是一幅飘渺的画卷,曾经是诗人的灵感源泉,曾经是人生旅途的风景。现在,它是一切美好的总和。

Comments